首页 城市 008:谁惊艳了谁的时光(二)

008:谁惊艳了谁的时光(二)

    

  

  

  “枕前发尽千般愿:要休且待青山烂,水面上秤锤浮,直待黄河彻底枯。白日参辰现,北斗回南面。休即未能休,且待三更见日头……”这一句话反反复复的出现在绯璃的耳边,无休无尽的重重白雾紧紧地裹着她,所视之地不足两丈。

  

  这是一个男子的声音,幽幽咽咽仿若哭泣一般,紧紧地缠住绯璃的心头,让绯璃的心一下子揪紧了,看着浓浓白雾,不安的问道:“你是谁?你是谁?”

  

  “莫攀我,攀我心太偏。我是曲江临池柳,这人折了那人攀,恩爱一时间……”

  

  男子的声音再度传来,幽幽咽咽更甚,仿若滴下泪来,绯璃一下子捂住胸口,瘫倒在地,这句话仿若听过千遍万遍,那话里间的哀怨怨愤扑面而来,绯璃面无血色,挥着手说道:“我没有……我没有……”

  

  眼前一道红光闪过,绯璃满脸珠泪,抬眼望去,却只在浓浓白雾间看到一角大红的蟒袍裹着白狐毛边,隐隐约约的看到一个欣长的身影就站在自己不远处,就那么看着自己,可是白雾遮挡,绯璃用力去看却怎么也看不到他的脸,疾风吹来,白雾被刮得似乎要散去,隐隐约约间,又看到了一头乌黑的长发,发尾坠着金璃缀角,那缀角上刻着夭夭桃花,那鲜艳的桃花让绯璃心口又痛了起来,忍不住的喊道:“你究竟是谁?”

  

  “花开不同赏,花落不同悲,若问相思处,花开花落时……你明明说过不会忘记我,为何你偏偏记住了他?离歌……你为何要忘了我?你忘记了你对我的誓言,你说要休且待青山烂,青山烂了才能休弃你,为何你变了心……”

  

  绯璃一下子坐起身来,额头上满满的汗,原来是做了一个梦,可是这个梦好真实,竟然骇的她惊醒了过来,差一点……差一点她就能看到迷雾中男子的脸。

  

  下了榻,绯璃脚步虚浮的走到桌边倒了杯茶,一饮而尽,冰凉的茶水让她惊跳的心慢慢的缓和下来。

  

  为何自己看到那男子会心痛?

  

  为何那男子吟出的诗词如此的熟悉?

  

  为何那一抹大红蟒袍,那金璃缀角上的夭夭桃花竟让她这么的刺目?

  

  那人究竟是谁?

  

  绯璃再无睡意,缓缓的走到床前,月婵娟依旧明媚柔和,缓缓的披洒在自己的身上,极目望去,这满园的花草都镀上一层朦胧。

  

  突然之间,绯璃猛地捂住唇角,远远地院墙上,一人负手而立,仰头望月,身上穿的正是那大红的蟒袍裹着白色的白狐狸毛,那乌黑的头发底部,金色的缀角闪闪发光,距离太远,不知道上面有没有刻着夭夭桃花……

  

  绯璃的脸一下变得苍白无力,那人影背对着她,看不到他的脸,可是绯璃却感受到了浓浓的杀气,即使隔着这么远的距离,她依旧感受到了,这男子……与梦中人如此相像的男子想要杀她!

  

  亲们久等了··终于更新了··群么个··强大男配出场了··有木有很有气势··嘎嘎··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指南